李傳江
華師大學前教育系博士

我是東南大學博士后李傳江,學前兒童該不該學英語,問我吧!

隨著現代嬰幼兒教育的不斷完善,許多家長陷入焦慮之中,唯恐自家娃輸在起跑線上。這邊漢語啟蒙教育進行得如火如荼,那邊英語教育也被納入幼教清單。與之相伴的,是發展迅速的學前中英雙語教育市場,越來越多的雙語幼兒園和培訓機構拔地而起,良莠不齊的雙語教育觀點廣泛傳播,兒童是否學和如何學英語等問題給家長造成了巨大困擾。
我是華師大學前教育系博士李傳江,目前在東南大學兒童發展與學習科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做博士后,主攻兒童語言發展與教育方向的研究。雙語教育真的越早越好嗎?過早接觸外語會不會影響孩子正常的語言啟蒙?幼兒英語培訓機構是否靠譜?我們對雙語學習的認知還有哪些誤區?關于學前兒童的雙語學習,問我吧!
963
教育 2019-06-19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35個回復 共40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李博士,學齡前兒童學英語和不學英語,對孩子的智力影響有怎么樣的影響?

李傳江 2019-06-20

現有研究認為,理想狀況下(幼兒的雙語學習或習得都很順利,雙語都很熟練),雙語幼兒是有認知優勢的,尤其是執行功能上具有優勢(executive function,通俗來講就是人的大腦對各種高級認知的調節功能,這種調節功能有利于幼兒自己解決面臨的各種問題)。甚至Kovacs發現7個月大的雙語寶寶就已經比單語寶寶具有執行功能的優勢了!而加拿大約克大學的Bialystok作為研究雙語兒童與教育30多年的資深榮譽教授,更是認為具備雙語能力的寶寶,能促進大腦執行功能的發展,對大腦結構和功能產生積極影響。
  但是這是理想狀況,也就是說要兩種語言都經常運用,比較熟練,而這在國內現有的雙語教育環境下很難做到,更重要的是,家長更不能為了孩子的英語發展而無意識地忽視了孩子的母語發展(比如為了增加英語互動時間,就消耗了大量和孩子閱讀漢語圖畫書的時間去教孩子英語單詞,這種英語學習不僅低效,而且更是浪費了孩子發展母語的機會,而且家長還自以為是的說為了孩子的英語發展),因為學前階段更是母語發展的關鍵時期。
  不過,雙語認知優勢,最近也受到了許多研究的質疑。比如有的學者認為這種結論所受影響太多,尤其是孩子們學習英語的過程很難界定和量化,有可能是學習英語的過程鍛煉了孩子的認知發展。目前關于學習過程如何影響雙語認知優勢效應的腦研究和行為學研究開始增多,期待未來對“雙語認知優勢假說”的深入研究。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7個回答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2019-06-24

外面嬰幼兒學英語的教輔機構鋪天蓋地,我們如何識得好壞?

李傳江 2019-06-24

這里不談針對小學生和中學生的培訓機構,嬰幼兒英語培訓機構的選擇,主要分為線上和線下兩種,無論哪種模式,教育質量的考量,都離不開幾個方面:您孩子的英語基礎水平以及性格(who)(考驗您對孩子的理解,以及教師對孩子的理解),教育學方法是否符合幼兒年齡特點(how)(考驗教師的教育學方法基本能力),英語課程是否成體系且以幼兒的聽和說為主(what)(教師教什么絕不是胡亂地教),還有就是家長的期望值(want),家長的期望值一定要細致,不能像“能和外教對話”這種模棱兩可的目標。最后一個是性價比,現在的培訓機構動輒一節課一兩百,一年下來一萬多起步的成本并不低。
在這個基礎上家長選擇機構就會相對明確,比如孩子非常內向膽小,直接采取線上,發現只是老師在說孩子在聽,教育效果就大打折扣。第一是了解孩子的基礎和家長的期望值,第二是選擇老師,要懂幼兒教育的教學法,而不是單純的懂英語,一個英語專業的畢業老師或許不會互動,也就不懂孩子。第三是選擇課程,口語課程孩子是否愿意說話;課程有沒有給家長的課下任務,單純的一個小時的英語課程實在是時間太短,家庭必須要配合;看英語課程的高階有沒有閱讀。所以試聽課,就根據以上幾個因素去考量,家長看的多了,貨比三家,自然而然的就對老師的教學能力和課程標準有了自己的理解。
最后補充一句,家長千萬不要對學前階段的孩子的英語知識學習逼得過緊,他們的年齡特點和二語學習規律決定了英語學習必然有一個沉默期或者發展緩慢期。更不要和別的孩子做對比,庸人自擾之,畢竟這個起跑線的差異,完全可以在長跑馬拉松階段追趕上來。孩子擁有良好的學習品質,絕對是屬于厚積薄發型和堅韌毅力型的人才!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3

2008年12月趙斗淳綁架性侵了當時年齡為10歲的小女孩(小學3年級),該事件在韓國社會引發了對兇犯的處罰力度的爭議,發現了酒醉后即使再惡劣的犯 罪也會減刑的“酒醉感警”的漏洞,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最后促進了法律的修改與新設。
一 審 判 決判處罪犯有期徒刑12年。大法院量刑委員會以性犯 罪量刑標準為由 (13歲以下未成年人強奸傷害案件的標準量刑為有期徒刑6~9年,加重處罰7~11年),檢察官沒有上訴。
酒醉屬于身心微弱的漏洞。當時刑法第10條規定 “對因心神微弱而沒有辨別事物能力的,不給予懲罰(1款); 辨別能力微弱的則減刑(2款)”。 該條款中的“心神微弱”不僅指精神疾病,也包括醉酒者,因此出現了“醉酒后犯 下 的罪 行”在法律上可能成為減輕處罰的理由。
趙斗淳在抗訴審(二審)稱,被判12年有期徒刑的一 審 量 刑過重,二審以及三審都駁回了上訴,維持原判。
成為爭論焦點的問題是檢察官認為根據《性 暴 力 犯 罪的處罰及受害者保護等相關法律》,罪 犯不能被判處無期徒刑,因此適用了刑法中的強奸傷害規定。但是根據2008年6月13日被修訂的《性暴力犯 罪的處罰及受害者保護等相關法律》第9條,對未滿13歲的未成年人的強奸傷害罪可以被判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
該事件之后,法律進行了修正。自此,對于兒童性 暴 力 犯 罪等,飲酒或藥物不可以“心神微弱”為由減刑。后因2018年江西區網吧殺人事件,徹底廢除了身心微弱的義務減刑制度。此外,為應對趙斗淳的刑滿出獄,韓國政府于2018年4月15日出臺了《對特定罪 犯的保護觀察及電子裝置附著等相關法律》(也稱趙斗淳法),并于16日施行。根據該法案,曾性侵未成年人的罪 犯在刑滿出獄后將被命令佩戴電子腳環,限制其居住地區,禁止接近特定人群,并將受到保護觀察官的一對一監視。故其出獄后將配戴電子腳環被全面監視。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河南22选5走势图尾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