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文偉
程琳
張新橋
謝輝
劉文亮
雷剛
童潛明
趙建夫
危起偉
莊平

我們是WWF科學專家團,關于長江生態修復及水生生物保護,問吧!

大家好,我是任文偉,WWF中國淡水項目主任,作為淡水生態系統的捍衛者,在過去的20年,我和我的伙伴們在長江流域開展了100多個保護項目,推動建立濕地保護網絡,積極倡導流域綜合管理,恢復河湖生態,確保飲水安全和環境流,以此,守護養育超過三分之一中國人口的長江母親的健康與活力。
2019年5月21日,“WWF江湖行”長江啟航,專家和科普志愿者們跟隨漁政宣傳船沿江而下,從宜賓一路航行至上海。在23天的航程里,我想和科學專家團的朋友們,為大家答疑解惑。
他們的研究領域和分享方向各不相同,對于長江的地質、水文、聲音、水生生物等,有著深入的研究:重慶大學建筑聲學博導謝輝從聲景的視角解讀長江生態環境;同濟大學教授趙建夫建立起長江水環境樣本庫;中科院水生所水生生物學博士程琳分析全球鱘魚現狀及中華鱘的產卵場;中科院水生所博士張新橋關注江豚生存狀態;湖南省地質研究所教授童潛明講述云夢澤的地質變遷;水科院長江所首席科學家危起偉講述長江流域十年禁捕的故事;WWF中國淡水項目首席科學家雷剛從長江生態岸線視角講述水生生物保護;華師大生態與環境學博士劉文亮聊聊長江底棲生物;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所長莊平分享中華鱘繁育的最新研究成果。
關于長江以及長江水生生物保護,歡迎提問!
510
探索 2019-05-24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20個回復 共34個提問,

熱門

最新

謝輝 2019-05-31

傳統的建筑聲學主要關注的內容是音質設計和噪聲控制,我近期的主要研究興趣是聲景與健康。
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將聲景定義為:個體、群體或社區所感知的在給定場景下的聲環境。與傳統的噪聲控制不同,聲景重視感知,而非僅物理量;考慮將積極和諧的聲音(比如鳥唱蟲鳴、流水潺潺)作為資源,緩解精神壓力,提升生活質量。我們應該更多的考慮聲環境對人主觀感受的影響,努力營造健康舒適的人居聲環境。
目前尚未有系統研究將聲景與長江人文生態環境結合起來。此次我們有幸與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合作,跟隨漁政船沿長江而下,嘗試采集包括江豚、麋鹿、東方白鸛等在內的珍稀物種和流域內的其它自然之聲,作為表征長江流域生態系統健康的一個參考指標。聲音素材采集后,我們還會進一步分析和后期制作,計劃以多種形式展現給公眾,喚起大家對長江生態環境、珍稀動物保護的更多關注。
除了自然聲之外,長江流域的許多場鎮都有鮮明地域性的人文聲,比如侗族大歌、川江號子等,也是我們未來聲景調研中關注的另一個重點。不同的地方特色聲景,反映了不同地區人們的生活狀態,構成了長江流域各地豐富的地域文化。我們應該像保護古建筑一樣,保護這些具有文化傳承意義的聲景遺產,記錄歷史,留存文化。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51

這個問題提得好,但問題里面又有些比較模糊的東西,比如怎么概定“廣大的普通百姓”,還有,“陽春白雪”與“現實生活”真的那么對立嗎?還有,“關注”究竟是個什么概念?是只看看新聞,還是翻翻書,甚至做些研究……所以,要準確回答這個問題,至少可以寫一篇萬把字的論文。我沒時間也不太有興趣寫這樣的論文,就簡要回答一下吧。
其一,文學本身是不迎合大眾的,除非你把文學當作一種商業,致力于暢銷書寫作。文學的神圣性就在于它不迎合,而是啟示、引領大眾。列夫·托爾斯泰是文學史上最有名的大師吧,但它也不是大眾的,包括我們的《紅樓夢》,電視電影可能誰都看過,真正讀過原著的,我敢說,不到總人口的百分之十。
其二,真正的文學經典,不論它是陽春白雪,還是下里巴人,不論它是浪漫主義,還是現實主義,不論它是傳統寫法,還是實驗寫法,都離不開現實生活。只是不同寫法、不同風格、不同體裁,對現實生活的表現手段有所不同而已。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完全脫離生活的文學經典,包括科幻、童話,概莫能外。
其三,如果只是關注獲獎新聞,所有人均可付之一笑。至于閱讀諾貝爾文學獎的獲獎作品,則有興趣、有能力者為之,大可不必像宣傳品那樣人手一冊。文學是人類靈性的產物、智慧的結晶,它不具備多大的實用價值,一個人不讀文學作品,可能不太會影響他當官、發財、長壽。但有機會、有興趣閱讀文學經典的人,我相信,他的人生底色一定會有些不一樣。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河南22选5走势图尾数